十大老品牌网赌大全

您当前的的位置:首页 >> 社工沙龙 >> 正文

尼泊尔社会工作发展概述

作者:济南社工协会 日期:2020-04-29 人气:12 加入收藏

尼泊尔的社会工作可以追溯到宗教和文化机构等开展的志愿服务工作,如尼泊尔的古提(部族协会)、达尔马沙拉(穷人的免费住所)和帕蒂帕瓦(公共休息场所)等组织的帮助穷人的活动。向穷人和残疾人施舍的做法植根于丹(慈善)的概念,意味着取悦众神, 在当下和来世寻求更好的生活。

除了文化和宗教习俗外,20 世纪50 年代开始的社会改革对尼泊尔当前的社会工作实践产生了深远影响。尼泊尔甘地- 恰尔卡- 普拉查拉克信托基金是当时由被称为尼泊尔甘地的图尔西·梅赫尔(Tulsi Mehe r)创立的。从19 5 6 年启动国家发展计划开始, 人们就立刻感受到其对社会组织和志愿服务机构的重要性。随后在19 78年,《社会服务法》的启动和社会服务全国协调委员会(SSNCC, 现在被称为社会福利委员会) 的成立是尼泊尔社会工作发展的重要里程碑。

尼泊尔社会工作发展历程

尼泊尔在1990 年恢复多党执政后,由个人发起的许多非政府组织不了解社会工作,认为社会工作不可能被承认和接纳。然而, 自从1996 年开始进行社会工作教育以来,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社会工作者(称为非专业社会工作者或非受训社会工作者)的就业机会开始增加,他们被称为社会服务从业者。

为了满足国民日益增长的服务需求,尼泊尔最开始是在三所大学进行社会工作课程的开发, 这些课程证明了尼泊尔在培训社会工作者方面所做的努力。加德满都大学于1996 年获得批准开设社会工作学士学位课程;特里布万大学课程开发中心将社会工作更名为主修课程,该中心最初将“社会服务”命名为“社会工作”, 并将监督现场工作时间作为一项要求;2005 年,普班查尔大学成立了学科委员会,为学士和硕士学位编制社会工作相关课程。学科委员会深入了解关于本土和西方社会工作模式的论述,并利用这个机会对这些模式进行反思。经过多次讨论和辩论,该大学编写并批准了适合该国目前所需要的课程。

之后, 浦项大学采用了加德满都大学以权利为基础的社会工作发展模式,以临床社会工作为重点;特里布万大学以社会服务为重点;城市大学的社会工作课程从最初的社会工作重心转移到基于权限的模型,其社会工作课程作为国内第一个综合资源,供其他学院、培训中心、政府和非政府组织规划尼泊尔境内的基本社会工作的培训。课程结构包括相关原则、指南和参考文献,可以很好地适应当地的具体情况和需要培训的目标群体。

为了提高社会工作研究对教学的贡献,社会工作专题委员会成员会邀请从业人员、研究人员和学术界人士就社会工作课程提供意见和建议。比如,中央儿童福利委员会(CCWB) 的儿童权利专业人员为以“儿童权利和少年司法”和“家庭和社会工作”为探讨主题的学校研究者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建议,并进一步与其他学术机构建立联系,就儿童问题进行了两项研究,还发表了研究成果。这些工作提高了高校社会工作教育者的研究能力,增强了他们对专业教学的认同感。

上述过程表明, 尼泊尔社会工作课程的多样性使社会工作的核心价值观得到了关注,同时也为进一步本土化社会工作教学提供了机会。但也应该看到,尼泊尔的这种社会工作教育缺乏连贯性,导致社会工作学校之间的混乱和质量标准不同。

尼泊尔社会工作发展存在问题

一是政府对专业社会工作者缺乏认可。例如,在儿童福利组织多年来游说的基础上,《儿童法案》(Children Act)在处理触犯法律的儿童案件中,要求社会工作者必须与心理学家和法官一起在场。然而, 该法案对谁是社会工作者的定义是沉默的,因为法律上承认的社会工作职位不多(如医疗社会工作者或学校社会工作者)。另外,毕业的社会工作者甚至不能竞聘许多政府工作职务。因此,有必要建立一个尼泊尔社会工作者协会,或是一个注册的社会工作者工会。协会可与政府谈判,承认这一职业。

2010 年, 世界人权日的主题是“实现人权:社会工作议程” (Making Human Rights Real, The Social Work Agenda)。在这一国际主题下, 尼泊尔的社会工作学院提出了一个题为“尼泊尔的社会工作:寻求认同”的议题。此外, 2010 年世界社会工作周(2010 年3 月16 日—19 日)的时间正好与尼泊尔正在发生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变化相吻合,当时制宪会议的立法者正在努力为尼泊尔共和国重新起草宪法。借此机会,尼泊尔国家人权委员会提交了一份经签署的呼吁书和一份社会工作政策文件草案,建议尼泊尔政府制定一项社会工作政策,规范社会工作者的行为,保障他们的权利,使社会工作成为一种职业。

二是缺乏一个商定的课程以及执行课程的专业机构。如前文所述,有三所大学提供各有侧重的社会工作课程。从课程的横截面分析显示,在社会工作教育和现场实操的构成和方法方面存在巨大差异。为了达到最低标准并确保社会工作培训的质量,迫切需要在尼泊尔成立一个社会工作教育理事会。卡达姆巴里学院社会工作系已向尼泊尔大学赠款委员会提出请求,要求该委员会牵头成立这样一个机构。这样的机构一旦在尼泊尔成立并活跃起来,提供社会工作课程的学校就必须与其合作并提高教学水平。该机构还将帮助引导各个服务部门设置指定的社会工作岗位。

在尼泊尔,社会工作被视为发展中的和服务相关的职业。因此, 社会工作教育工作者、实践者和决策者必须在不断变化的经济和政治环境中明确并发展这一职业。也就是说,尼泊尔社会工作专业的进一步发展取决于专业社会工作者的理想抱负以及国内政治环境的影响和作用。

来源:中国社会工作杂志


发布单位:网站编辑
标签: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新闻更多>>
  • 科学防疫·多彩生活——福利院社工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
  • 社工小赵的社区战“疫”——济南槐荫积成社区社会服务中心社工赵周洁战“疫”记
  • 基爱社工—济南“土著”女孩在“疫”线
  • 战役30余天 见证3000余万捐赠款物——济南众诚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社工苗健防疫记
  • 济南市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积极链接资源助残障群体平稳度“疫”
  • 封院不封爱,快乐不能少——济南市社会福利院社工将服务“搬”上门
  • 博“疫”:社工、社区社会组织、社区志愿者的信念与担当——济南市恩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战疫”事迹
  • “战疫”一线的红马甲——济南市历下区山泉社会工作服务社社工马庆文防疫记
Baidu
sogou